壞壞留言聊天區 XD

102479

(18禁兄妹)那些夜晚,義兄妹 - 壞壞

2014/05/16 (五) 19:42:57

(18禁兄妹)那些夜晚,義兄妹

這篇早於2013/12/13就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直到今天才發回我自己的網站....

Re: (18禁兄妹)那些夜晚,義兄妹 - 壞壞

2014/05/16 (五) 19:43:44

              那些夜晚,義兄妹

作者:壞哥哥
2013/12/13首發於:春滿四合院


***********************************
  過陣子這篇文章會發回我的個人網站:壞哥哥的家

  作者前言:各位讀者抱歉,壞壞我真是好幾年沒有寫色文,完全不會寫,也
寫不好,寫色文看來也是需要大量努力的……如果這篇寫不好,請包容,謝謝!
***********************************

  這個故事的主角是對義兄妹,叫做小臣和小月,相差四歲。

  所謂的義兄妹,就是因著父母再婚而聚在一起的無血緣男女。

  他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相處在一起,彼此之間處得非常好,更是幾乎沒有吵
架過,或許就因為這樣,隨著年歲的增長,男女之間難以抗拒的性吸引力開始出
現……

  步入青春期、就讀國一的小臣開始長高,長出體毛,陰莖開始變大,也會和
同學開始交換H書和A片。小臣一天又一天的對性事產生興趣,很快就把歪腦筋
動到義妹小月身上。

  小月是個聽話乖巧的女孩子,就讀國小三年級,什麼都不懂,她只知道小臣
哥哥忽然很喜歡來自己的房間找自己玩,抱抱自己、摸摸自己,因此小月一直很
開心的配合哥哥。

  因為這樣,小臣越玩越大膽。雖然知道父母就在外面客廳,甚至隨時會進入
小月的房間看看這對兄妹在做什麼,但小臣還是直接讓純真的妹妹躺在床上,張
開她的雙腿,以正面性交的姿勢直接壓上去,然後開始摩擦下體。小月依然天真
的不知道哥哥在做什麼,只是因為哥哥的行為很有趣而一直笑著。

  害怕客廳父母會忽然跑進來的小臣,也只能一直回看小月妹妹的臉龐,下體
越摩擦越快,喘氣加劇,直到最後終於在內褲裡爆漿……

  那之後,小臣每晚都會找時間和純真的義妹這樣玩。小月妹妹也很快就懂得
要主動躺在床上張開雙腿,讓哥哥開心。

  小臣會有罪惡感嗎?當然有,畢竟他完全知道自己正在對小月做什麼,要是
被父母知道肯定是大事,但是他又徹底愛上這樣的性快感,無法自拔……

  一段時間之後,小臣終於無法忍耐每晚只玩一次。半夜十二點左右,小臣會
在父母回房休息之後,直接進入小月的房間,夜襲妹妹。不過就是在昏暗的燈光
下潛進小月的溫暖棉被,把她推平,然後作出同樣的行為。當然小月會被哥哥驚
醒,嚇了一跳,不過幾次之後也見怪不怪了,只管繼續睡,讓哥哥隨意進行。

  從這開始,小臣都會找小月兩次,一次是晚上八點左右,一次是深夜十二點
的第二次。不過,幾晚之後,再次潛入妹妹房間的小臣心跳到快爆炸,因為他已
經決定做一件不同的事。

  進入小月的棉被內,慢慢把睡褲拉到大腿中段,裸露陰莖。接著,龜頭慢慢
頂到小月的陰部,隔著妹妹的睡褲,開始一下又一下的頂著。下體被頂,小月當
然有察覺不同的異樣,但是她一方面相信哥哥,一方面又很想睡覺,所以只是轉
個頭繼續睡,不疑有它。

  終於,小臣直接頂著妹妹的下體,對著睡褲噴出一發又一發的精液……

     ***    ***    ***    ***

  因為哥哥的行為實在太奇怪,加上每晚都要被哥哥偷帶進浴室清理睡褲上面
沾染的奇怪黏液,學校的午餐時間,小月終於和一名很要好的學校女同學說。

  那位女同學卻邊聽邊點頭:「啊,我知道你的哥哥在做什麼,他在和妳玩親
親。」

  「玩親親?」

  「對啊,我有一個喜歡的表哥,因為讀書的關係所以住我家,他每晚也都會
這樣跑來我的房間和我玩。」

  小月妹妹單純回答:「是喔?」

  這名女同學認真的點頭,然後偷偷摸摸的笑著:「表哥說這是我們之間的秘
密,不過因為小月妳也有玩,所以我只會偷偷跟妳說,不能說出去喔!」

  小月也微笑的說:「嗯,這是我們的秘密。」

  「那妳和哥哥玩到哪裡?他每晚睡覺都會找妳,然後要妳洗褲子?」

  「對啊,睡褲洗完之後重新穿上,都冷冷的,不舒服……」

  「奇怪,為什麼要妳繼續穿睡褲啊?應該是不穿褲子的。」

  被這樣問,小月愣了:「不穿褲子?」

  「對啊,我表哥都會要我脫光褲子,不然小雞要怎麼插進屁股?」

  小月頗訝異:「小雞插進屁股?」

     ***    ***    ***    ***

  這個晚上,小月回到家之後,一直對女同學說的事充滿疑問,直到小臣哥哥
又在晚上八點偷偷跑來房間的時候,直接對他問:「哥?」

  小臣壓著小月,邊爽快的摩擦下體,邊問:「什麼事?」

  「你不要我脫褲子嗎?」

  小臣忽然發愣,也沒辦法再動,只是緊張看著小月。

  小月繼續說:「我中午在學校問一個同學,她說我們玩親親應該要脫褲子才
對。」

  「……」

  小月又問:「還是要我脫褲子?」

  小臣緊張的立刻問:「妳知道什麼?她怎麼跟妳說?」

  小月不懂哥哥為什麼這麼緊張,趕緊說:「她就說喜歡的表哥住在家裡,也
都會這樣和她玩親親,所以問我為什麼不脫褲子讓小雞插進屁股?」

  「……」

  「哥?怎麼了?」

  「妳們只有說這些?」

  「是啊!」

  「……」

  小月懷疑自己說錯話,讓他不高興:「哥?」

  這時候,客廳忽然傳來媽媽的叫聲:「你們兄妹不要再玩了,一個人先去洗
澡!」

  完全不知道自己說出什麼的小月,看哥哥的神情完全不對,也不再和自己說
話,自然整晚忐忑不安,小三的小月真的一直擔心:我說錯什麼了嗎?

  終於,晚上十二點,哥哥又慢慢拉開自己的房間門,一直沒睡,耐心等待哥
哥的小月趕緊從床上爬起來:「哥?」

  小臣手指伸到嘴前:「噓~~」小月乖乖點頭。

  小臣坐到小月的床邊,終於不安緊張的小聲問:「妳重複一遍,中午是怎麼
和女同學說?」小月趕緊重複中午的交談,一五一十。

  小臣再問:「只有這樣?」

  妹妹認真點頭。

  「哥哥,這些話不能說嗎?」

  小臣認真點頭。

  「對不起,哥哥,我真的不知道……」

  「以後不要再說了,也不要再跟那個女同學說,誰都不行,知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小臣趕緊找個理由:「因為尿尿的地方會碰到,感覺很髒,所
以大家都不會說。知道嗎?」

  小月完全信賴哥哥:「是這樣啊……我知道了。」

  說到這,小臣看著妹妹天真的臉龐,緊張猶豫起來,但還是開口問:「妳要
脫褲子嗎?」

  小月妹妹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依然天真的說:「好啊,不然睡褲都要
洗,冷冷的穿起來不舒服。呵呵……」

  小臣緊張到快要爆炸,聲音都開始發抖:「那就站起來,讓我脫褲子。」

  小月妹妹掀開棉被,乖乖站到床上,小臣立刻伸出雙手,迅速把妹妹的睡褲
拉下。覺得不好意思的小月,雖然立刻用雙手蓋著下體,但還是被哥哥溫柔的拉
開,並且要求躺回床上。

  陰暗的燈光下,小臣跪在妹妹的雙腿間,開始研究小月的下體,並且趴下來
用舌頭舔。被哥哥舔下體,小月並沒有覺得舒服,也沒有不舒服,只是親眼看著
哥哥把頭埋在自己雙腿間,感覺到哥哥的舌頭一直舔弄,並且好奇不懂的笑著。

  小臣就此舔了一會,甚至試著把舌頭塞進小月的陰道,直到把妹妹的下體完
全舔濕,終於什麼都不說的站起來脫下自己的睡褲,直接在妹妹面前露出陰莖,
大約八公分長,完全勃起,龜頭紅通通的。

  這是小月第一次看見勃起的陰莖,因此雙眼直直的盯著看:「哥,那是你的
小雞?」

  緊張的小臣只是點點頭,然後重新趴到妹妹身上壓著,握著陰莖開始頂。圓
圓的龜頭雖然已經頂在自己赤裸的下體,開始試探性的一下又一下頂著,小月還
是單純的問:「哥,我可不可以摸摸看?」

  小臣只是回她:「等我做完!」

  小月又問:「為什麼哥的小雞會……咦!咦!咦!」小月叫起來,因為她明
顯感覺到哥哥的小雞插入屁股了,緊緊夾著,熱熱痛痛。

  小臣趕緊伸手蓋住她的嘴,一邊繼續插入,一邊要她別出聲:「噓~~」

  終於,小臣的陰莖完全塞入義妹小月的陰道裡。小臣動也不動,只是壓著妹
妹,蓋著她的嘴,感受陰莖被陰道緊緊包夾的濕熱感。驚訝的小月也一直瞪大雙
眼看著哥哥的臉,感受異物塞在下體的感覺。好一會沉默,這對兄妹都沒有說到
一句話。

  終於又有動作,是小臣開始插抽下體,緩緩地輕出輕進。依然被蓋著嘴巴的
小月,感受下體插抽導致的輕微熱痛:「哥?」小臣再次安撫她,很緊張的小聲
說:「噓~~噓~~噓~~不會有事!不會有事!不會有事!」小月只能恢復安
靜,乖乖的讓哥哥操。

  直到最後,小臣終於在小月的陰道深處噴出精液,小臣的精子大量游進小月
的子宮。

  這對都還沒有長大成人的義兄妹,一個國中,一個國小,就從這一晚開始了
夫妻般的性生活……

     ***    ***    ***    ***

  小臣如同飢餓的狗,只要找到機會,就是操義妹的穴。小月也總是乖乖配合
哥哥,張開雙腿讓他盡情發洩。

  頭幾天被操的小月是真的會害怕,不過那之後就完全習慣,甚至不會再有熱
痛感。如果真的要說為什麼,恐怕只能說是小月的陰道已經習慣了哥哥的陰莖。
只是小月從來沒有感受到任何強烈快感,最多只有覺得身體發熱,所以小月一點
都不排斥。

  至於小臣,頭幾天也是很緊張,不過那之後也完全習慣,甚至會邊操弄妹妹
的穴,邊和小月說說笑笑。

  他們兄妹,真的很快就開始享受魚水之歡。甚至於,小月會故意在哥哥插抽
到一半時,伸手握住他的陰莖:「我才不讓你繼續插!」

  知道妹妹在故意搗蛋的小臣,也只能笑著說:「不要鬧了,放手啦!」

  小月繼續淘氣的說:「我才不放!」

  小臣露出邪惡笑容:「搗蛋的丫頭……」然後開始給小月抓癢。

  小月這下只能笑呵呵的移開雙手保護癢處,讓哥哥繼續活塞運動,直到終於
體內射精為止……

  他們兄妹這樣的性生活,其實很美好。雖然每晚只是兩次三次,每次時間也
都不過十分鐘左右,卻已經讓他們的心靈越靠越近。只可惜,日子一久,加上同
住一個屋簷下,還是會有被察覺的時候。

  夜晚總是安靜,所以當小月的笑聲太大,還是會被淺眠的母親聽見,她沒有
猜想是小兄妹正在偷情通姦,只是單純以為小月還不睡,在偷看漫畫或是聽廣播
什麼的,所以不去管,只是閉上雙眼再次入睡。

  久而久之,小月的笑聲明顯有異,帶著一種不是正常女孩該有的春情蕩漾,
終於使母親起疑,她無視身邊老公的酣聲,細細的聽……

  「呵呵!哥,你又這樣立刻插進來,真的不讓你插喔!」

  跟著是小臣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一點都聽不清楚,但確實是他的說笑聲。

  沒多久,小月又訝異的:「哎喲!你的小雞不要插那麼深啦!呵呵……」

  母親這時才心頭一驚,知道這對小兄妹竟然通姦了!她真是惶惶不安,不知
道應該怎麼辦才好。尤其是,他們才幾歲啊!應該去阻止嗎?可是就這樣闖進房
間,不得親眼看見他們偷姦,自己承受得住嗎?要當作不知道嗎?可是放任他們
就這樣通姦,可以嗎?

  最後,母親她左思右想的,還是發現自己只有一個方法可行。

  她耐心的等待大約十五分鐘,終於聽到小月的房間門輕輕拉開,緩緩關上。
母親她也趕緊披上外套,留下熟睡的老公,一個人進入走廊,和正要偷摸回房的
小臣碰面。

  小臣看見親生母親,嚇了好大一跳,母親卻只是一臉憂心的說:「我們去客
廳再說……」

  她先是耐心詢問這一切怎麼開始,小臣才吞吞吐吐的說出來龍去脈,母親越
聽越傷心,甚至擦起眼淚,終於使小臣跪下來,向媽媽道歉。

  天下父母心,做母親的一直苦勸小臣,讓他知道這樣是錯誤的行為,也不好
向義父交代,終於讓小臣點頭,不再對純真的義妹做這些事。

  至於小月,從頭到尾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知道哥哥忽然不再找自己玩親親
了,雖然困惑,但還是接受這樣的發展。畢竟性愛對她來說,沒有什麼高潮,自
然也不會太過留戀回味。

  沒多久,小臣哥哥就交女朋友了,冷淡小月。

  幾年之後,小月也長大懂事了,這才終於明白哥哥和自己玩的親親遊戲是什
麼,不敢相信自己那麼小就已經有性生活,不再是處女。失落嗎?終究還好,因
為對她來說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

  他們彼此也都不再談那些夜晚發生的事,只是讓這些事過去,開始自己的新
生活。這對義兄妹的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完】

Re: (18禁兄妹)那些夜晚,義兄妹 - 艾某文

2014/05/17 (六) 22:53:31

唔,跟以前的壞哥哥寫的東西似乎是差不多的。

其實我有些想法,是不是可以弄些懸念?

比如說,作者跟女網友認識,然後在開房間之後的聊天,聊起了女網友的哥哥「欺負」女網友的故事。
然後聽完了故事,作者問女網友,「想不想報仇呢?」
於是讀者便會想知道後續,妹妹如何對哥哥報仇的故事。

名字
標題
內容
圖片
電子郵件(E-mail)
URL
文字顏色
編輯/刪除用密碼 (4~8個半形英文或數字)
預覽(發帖前,可預覽和確認帖子內容)
レンタルサーバー - アクセス解析 - 動画 - - ノウハウ - ライブチャット

FC2無料掲示板

Copyright © 1999- FC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